史話》生死一線——手染人民鮮血之2(郭冠英)

史話》生死一線——手染人民鮮血之2(郭冠英)

6种坚果好处曝光! 专家:核桃护心、夏威夷豆防骨松

(圖/郭冠英提供)

「大哥,我腿斷了。接不接得起來?」

他滿臉滿手是血,我抱起他,沾得我身上也都是。我們在延安到西安的210高速公路的一個分隔島上,下面看得到橋底。

那是2015年12月14日,我參加過「西安事變遺址掛牌儀式」,這天去看壺口瀑布,本來還要去延安的,大雪,作罷。我們在宜川吃了中飯,3點纔到瀑布。

那年夏天。

端午連假人潮強勢回歸 台南到處是觀光人潮

瀑布水好大,這是我第三次來。第一次也是初冬,水不多,第二次是8月間,水很大,帶着黃沙的水氣蒸騰,滿地泥濘。這次看臺區已淹掉了,河兩邊300公尺全漫水,對面山西那邊冒出個大瀑布,約有100公尺寬,水氣中少了沙味,可能是冬天水較清。

我在雪轉雨中看了大水快一小時,同行者早回車裡,催着我走。4點,回華清池。

中間休息站,買點零食吃,我看有旺旺米果,買了包大家充飢。天黑得早,很冷。

一路車不多,司機開得小心,不敢快。途中說銅川有雪,我異,怎麼愈南愈冷?後才知銅川是山區,谷多壑深,這裡1936年「西安事變」前是共產黨的駐地,張學良第一次與李克農談話就在此。到了距西安120公里處,過黃陵不遠,車停了,看樣子是車禍。我們拿出手機查地點,在「黨家溝」高架橋上,時間6點半左右。

司機下車去看,路面一片黑。他是滑擦着前進,若走,就會跌倒。

从监狱红到伸展台! 最帅坏男孩Jeremy Meeks霸气开场Philipp Plein 2017秋冬大秀

他好久纔回,說嚴重車禍,一大卡車翻覆,橫擋住了全車道,一人壓在貨櫃下,看樣子我們出不去了,搞不好要在這裡過夜。

婚浅情深:总裁诱妻上瘾 酒元子

聽到這,大家去搶旺旺,可是吃完了。

又等了一下,我下去看,路好滑,我走右側路肩的雪地,前行約100公尺,看停了約10部大小車輛,然後就是翻覆的大貨車,車頭梗在左邊,後面車廂全部扭翻,車底正對着我們。4部車子追撞得一團爛,先是3部撞在一起,快車道又來部SUV,叫不停,撞上,都爆氣囊,但人沒大傷。

後面車開了大燈,把這裡照得賊亮。我從右邊僅可過人的狹縫走到貨卡前面,隱約看到水果翻得滿地,仔細看是蘋果,箱子寫着「洛川,高原紅。」我開了閃光燈照了幾張相。一個輪胎滑了老遠,在雪地上推出一道痕。

欧汉声大陆直播叫卖8个月近况曝光 遭酸业绩不敌郝劭文「5秒3千单」

(圖/郭冠英提供)

我這時聽到一直有個聲音,在叫:「哥、哥!」先不在意,我想車禍過了好久,怎會有人在叫?又看分隔島鐵欄上好像有個黑影,我過去一看,不得了,是個人,腿夾在分隔欄的路縫裡。

這裡距車頭有10多公尺,這人是哪裡來的呢?我翻過鐵欄,抱起他,另一人過來,把他腿抽出來,他說斷了。

《戰地風雲2042》入口模式淪刷經驗農場 玩家進房練等還慘成獵物「被刷」

我把他放平,地上都是雪,他一直喊冷,我趕快叫同來的友去拿些紙箱板來,我把紙箱塞入他身下,但他還是叫冷,我又叫找東西給他蓋,很快有人丟來牀棉被,還是溫的。

劳长许铭春到台南西港参访 大赞皮雕、蔺草工艺

有個人在旁一直叼根菸,有人叫他快熄掉,滿地是漏油,菸蒂會引起爆炸的。

吃豆腐防骨松又护心 搭配这些食物反害健康

我這時也不能做什麼,只好在紙板上坐下來,握着他的手,給他點溫暖,這時他手上的血都幹了。

喜迎旺季 疫后商机 拥双利多 化工族营运看俏

他一直問:「救護車來了沒有?」問了十幾遍,我只能說快來了。

這時我也全身打抖,我問他,你一個人嗎?他說還有個同伴,在後面睡覺,他走了。我聽了驚,馬上叫來一應是保安人員,說趕快找。

女作家「不吃路边摊」国中后都上沙龙洗头 欧阳靖傻眼打脸:奇文共赏

找了一會,保安來說,那人不行了,壓在水果箱中,那棉被就是他摔出車前蓋的。保安問了這司機家電話,他迷糊的講了,但打去,電話就被掛斷。保安又來問,你姓什麼、叫什麼?他說姓楊。再打去,他太太才接了。

凤回巢

陈明通想让这人下不了车? 谢龙介揭「替小智喊冤」背后盘算

他說他是重慶人,開車到杭州運貨,回來到洛川載了蘋果回去賣。他一直說:「哥,謝謝你,你是好人,你哪裡人?」我說來自臺灣省,我們都是同胞,我差點要和他談統獨大道理。他又再問救護車到了沒有?

印度官员:购买俄油不存在付款问题 进口下降是因为价格缺乏吸引力

對面北上的車道也速慢車少,等了半小時救護車纔來,但先去擡前面的一位女士,她內臟受傷,吐血。待她放入對面車道的救護車,擔架纔來擡這司機。這倒容易,不必把他擡起,只要我這一推,那邊一扯紙板,就鑽到了對面車道,再擡上擔架車。他一直握着我的手,直叫哥、哥,這才分手。

他的手掌粗糙厚實,該是勞動人民。

台大证书改版 拍马屁拍到马腿

我看他上了救護車,才走回我車。一進車,大家給個溼巾,叫我擦掉手上的血,送上一個蘋果,說只有這充飢,旺旺早被吃光了。蘋果是趁火打劫,我說,怎不搬一箱回來?正講着,車外就有個人擡了一箱蘋果過去。

我打開相機給大家看,不好,照片中那壓死的人就在我身前,腿肢全折斷了,我們吃的蘋果可能都沾了血。

我們這些車卡在這裡,朋友都怪我貪看風景誤時,我辯說我們早走了恐怕正好撞上。事實上我們晚了反好,從此處以下,暗冰造成了3、4場車禍,如果我們卡在其中,那可真進退不得了。

到了9點警車纔來,叫小車全掉頭,帶大家到後面1公里處越分隔島,開入對面車道疏散。大卡車身大,不能掉頭,只有卡在路上,不知結果如何。

大小姐与黑社会

不宠之臣

我們車有人打電話到北京,再通知西安銅川局,派一部警車導路,從未剷雪的小路引我們上了包茂高速公路(內蒙古包頭至廣東茂名),繞西安回臨潼華清池,已經是12點,大家吃了頓好飯,累得也不去「溫泉洗凝脂」了。

那部大卡車,該是在外線車道打滑,擦到路肩鐵欄,車子整個左甩出去,車裡睡的人沒系安全帶,被拋出。車後的貨櫃在重力下橫翻滑推過來,橫擋整個車道。但這司機是怎麼會在分隔島上呢?他如果摔在鐵欄上,那必死,那他是停了爬出來?還是在最後一甩中,力道已小,故他掛在鐵欄上?又,他掛在那兒好久,怎麼沒人知道呢?是不是他昏了,到我過來他才醒來,叫救?

芭蕾坏男孩 又爱又恨舞蹈人生

我們司機一路講他遇到聽到的禍事,下車我對他說:「這種暗冰車打滑,遇上了得脫技術成分關係不大,幸或不幸完全靠運氣。」他說:「對,一點不錯。」

生死一線,就差那幾分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