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論廣場》我只是要一個正常國家(廖元豪)

時論廣場》我只是要一個正常國家(廖元豪)

民進黨成天說要追求「正常國家」,但他們的前提就是:國家不正常。所以中華民國(憲法)是勉強棲身的雞肋,其他的法令制度更只是政治工具。(呂健豪攝)

選舉,要做的是什麼選擇?人民投票,真的可以「變天」嗎?

不,我們別美化選舉、投票,甚至民主。除非是戰爭或瘋子執政,要不然民主國家從來不會一夕變天。民主制度本來就只是一個平凡、正常、穩定的體制,讓生活可以預測,讓人安穩工作養家,讓孩子能夠吃飽睡飽安全上學。我們不要每天變動,不希望社會經濟體制像坐雲霄飛車一般,上下暴衝,更不希望孩子上學都還要擔心暴力傷害。

民進黨追求「民主」、「進步」,而且成天說要追求「正常國家」,但他們的前提就是:國家不正常。所以在這個「不正常」的預設下,中華民國(憲法)是勉強棲身的雞肋,其他的法令制度更只是政治工具。即使是「民意」,他們相信自己可以操弄—反正嘴上有着新天地的期許,人民就都會原諒。所以,爲了選舉獲勝,爲了政治需求,法治、秩序均可拋。最近的例子,就是那徹頭徹尾違法(違反《災害防救法》與相關警報形式項目),把衛星當飛彈的「防空警報」,嚇壞多少民衆!

除此之外,回想一下罄竹難書的事件:臺大「拔管」,完全違反他們自己曾經爭取的「大學自治」、「政治退出校園」;還有中天換照不過又偏袒特定媒體;2020年大選的王立強、向心案,以及這次選前查辦去大陸旅遊的人,造成「司法介選」的疑懼;疫情期間置臺灣人命於不顧,就是推託不買疫苗……爲什麼他們做得出這麼多匪夷所思的事?

越捷開通台北富國島直飛航線 10月10日前飛越南最低1850元起

一方面是爲了繼續執政,但更核心的問題,是他們的確不在乎法治、民意、規矩,這些我們認爲最基本的東西。對一個滿心活在幻想中的臺灣國,把當前的國家、憲法、人民都當成「過渡」的政黨來說,什麼都是隨時可拋。弔詭的是,虛無的人最現實,因爲他們知道只有「權力」是重要的。所以他們永遠分好處給自己人,無論是疫苗、雞蛋,或是無數的標案,都是納稅人繳錢來養「綠友友」。這樣治國當然不行,但用來買心腹爪牙,超有用的。

於是,這個號稱愛臺灣,要改革的民進黨,一步步變成鴨霸政黨,背叛自己的理想以及無條件愛着它的許多民衆。這次一定要讓他們受到現實教訓,知道臺灣人民不會無條件相挺,纔有可能反省。

另一個藉由「不正常」而崛起的,就是柯文哲。民衆厭倦藍綠之爭,而且真心覺得「垃圾不分藍綠」,所以在柯文哲這裡找到出氣口。柯並沒有完整的政治哲學、治國理念,但他看來務實彈性,又藍綠都打,讓不少人喜歡。即使他會說出許多歧視、無厘頭、前後不一致的話語,支持者也不在乎。這代表了一種「反建制」的風格:反正什麼理念都是假的,所謂道德價值都是騙人的,甚至邏輯也是隨人編的,何須計較?能戳一下體制,就是爽。配合當今網路世代碎片化、去脈絡的趨勢,柯文哲就是個時代創造的奇蹟。

神画师JK与OL腐女(境外版)

情断百亿太子爷传有第三者介入 阿Sa证实已分手原因曝光

然而,他從未告訴大家,他到底要做些什麼,有什麼清楚的願景:垃圾不分藍綠,但有人就有垃圾,怎麼辦?甚至,就算他說了什麼具體方向、政策,在「反建制」的無厘頭人設下,你信嗎?罵罵人很好,但當總統執政?

最辣DJ在美被迫当众脱裤求放行 航空公司挨轰急灭火回应

過去多年來,我們太期待「劇變」,太嚮往某一個人或某一個黨可以創造新天新地,這反而是我們民主的危機。國民黨爲何在媒體上、網路上常居弱勢,但卻還是有一批中老年人力挺,差別就是,它或許很無聊,因爲它很「正常」。在國民黨執政時,無論在中央或地方,民衆罵了它就怕,會努力迴應或修改;而且經常都關注無法立竿見影的經濟、社會政策。

极品透视狂医

央行:保持房地产开发贷款平稳有序投放

在兩岸關係上,國民黨也知道無法隻手改變美國、大陸與臺灣的角力拉鋸關係,所以就用個空洞的「九二共識」加上中華民國憲法。這些東西的確「無趣」,但歷經多年搖擺、異常的我們,也受夠了。請給我們一個「正常」的國家與社會!

(作者爲國立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)